© norma
Powered by LOFTER

旌奚不定期更新的……日常

手痒成果,为了利民利己,我这个懒鬼就不挖大坑。旌奚不定期更新的日常,小甜饼,良心出品。如有OOC、BUG、以及伪逻辑系列,请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。


    林奚大夫某天出诊回家路过镇上刘老大的布庄,看上了一匹蜀锦,暗红底上附以平纹,纹样图案倒也简练大方。想起自家夫君常著蓝衣,偶尔换换颜色,似也不错。手下轻抚着布匹,脑子里全然开始琢磨起外衣的样式,眼底倒是一片少有的温柔之色。

“夫人可是看上了这匹蜀锦?”店内年轻的伙计凑过来试探一句,这位梳着妇人发髻的年轻娘子,一头墨发只用一支银钗挽就,要说有何特别,不过是钗头上的那块乳白色寒晶石倒与妇人清冷的气质相衬。这位王伙计来这西南小镇不过数十日,到这布庄上工不过三日,恰逢掌柜去北边取货,这位看店的新伙计愣是没认出来镇上出了名的林大夫。

 “嗯,这匹乃是蜀地闻名的铺地锦,夫人真是好眼光!只是这价钱,可是要比那平常的棉布贵上几番,早晨一位公子来将这最后一匹定下了,夫人要不看看其他的?”伙计心里打量了几番,只觉得这人委实看起来不像是能买起的这匹蜀锦的人,便引着林奚往别的布柜上走。

    心下微恼,林奚面上却不表现分毫,“你只管开价,那位公子开的价钱,我出双倍,你看这样可好?”从来没争过东西的萧夫人,这一回却对这匹布上了心。

   伙计微愣,暗自咂舌人不可貌相,态度上恭敬了几分,“这……我恐怕得和那位公子商量一下,”想起早晨那位公子衣着不菲,必是不肯放过这匹蜀锦,这竞相出价,又是一笔大买卖,月底分红又可多捞几笔,忍住微微上翘的嘴角,“夫人明日过来,我给您答复?”

   在布庄消磨了一会,回家已是将近黄昏,远远街口便见到自家夫君抱着稚儿往自己的方向走来,见到自家夫人,平旌的步伐加快了些。接过手上的药箱,一家三口往巷子深处走去“眼瞅着要用饭,你还没回来,想着你可能出诊遇到了麻烦,我和叶儿正准备出门寻你。今日可是遇见难解的病症了?”平旌侧过头问道。

  “不过是些寻常的风寒,今日在街上逛了会,倒是误了些时间”,逗着在平旌肩上蹭着哈喇子的稚儿,眼底藏不住的笑意,“快些回家用饭,我饿得紧了。是吧,叶儿。”

  “走,我们跟娘亲回家吃饭饭咯!”颠了颠怀里的小圆球,看了看挽上自己胳膊的娇妻,脸上的笑意又浓上了几笔。

     第二日因着平旌说今日有事出门一趟,林奚儿忙完济风堂的琐事,想起昨日布庄伙计今日要给答复,匆匆交代了医馆之事,便抱起自家稚儿赶往街东头。那匹暗红色的蜀锦还是摆在显眼的位置,林奚走上去又轻轻抚了抚,怀里的稚儿倒也跟着来了兴趣,小手挥舞着指向那匹蜀锦,嘴里含糊不清的吐着仅识的几个字,“爹爹……爹爹……买”。在娇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,“叶儿也喜欢爹爹穿这个颜色吗,我们给爹爹买了做衣裳好不好?”林奚边哄着边唤来了昨日的那位伙计,“那位公子可答应了?”

  “那位公子想必是给自家夫人做衣裳,恐怕夫人您……”这位王伙计瞅了一眼林奚怀里的孩子,如此眼熟,倒像是哪里见过。“那位公子现下正在后厅的布仓……”

  “我出三倍的价。”林奚咬了咬下唇,“您去与那位公子说一声。”话音刚落,林奚望见从后厅推门而入的人,愣住了神。

  “这位公子,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想要这匹蜀锦的夫人,现下她愿出三倍于你的价买下,您看?”伙计按下激动的心情,努力克制自己的思绪往分红上飘。

  “不了,就按原价,我买下”话头对着伙计,眼神胶着于眼前的女子身上“送予夫人,以贺三年鸳盟之喜?不过得委屈夫人分与我些做个衣裳,可好?”平旌的眼里藏着戏谑,早在林奚与伙计交谈之际,便在后门听了个一清二楚。顺手接过自家夫人怀里的孩子,往案上放上银两,牵过娇妻,走出了布庄,当然,没有忘记那匹蜀锦。

  “走咯,叶儿,我们和你娘去做衣裳咯!”

     那位王伙计半晌没反应过来,望着那一家三口,想想自己到手的分红……唉~罢了,罢了!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89 )